兰呀么兰大妞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5)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八岐大蛇是需要被镇压的妖怪
·我想做一个美好的考据党,但是算了,请当这文架空,平安时代的历史太难搞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大天狗大人通常是喜怒不形于色的。
  但是今晚,他像一阵风一样飞出寮去了。
  我吓了一跳,跑去问晴明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晴明说,大天狗觉得妖狐大概有危险,这是要出去找他。
  听晴明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小妖狐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凉意从心底慢慢渗出来,我抬眼看到一片漆黑的天空,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平安京不是太平了很久了吗,会出什么事情……?”
  “喂,晴明。”一个清朗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我和晴明都扭过头去看,是哥哥博雅回来了。哥哥还执着他惯常用的弓,神色有些倦怠。他前几日到京郊去处理贵族的委托事件,想来也是有些累了。
  晴明朝他点点头。
  哥哥说:“我刚从京郊回来,远远看到似乎是云州的阴气冲天而起了。赶回寮里来,是为了让你与我一同去看看那里。”
  云州……八岐大蛇!?
  妖狐不会是碰到八岐大蛇了吧?
  “我也同你们去!”我有些慌了,“哥哥,妖狐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如果京郊真的如你所说的有阴气了,那我们得去找他。”
  哥哥愣了愣,随后焦急:“妖狐?他还未觉醒吧?”
  哥哥这话里的意味很明显了。妖狐还未觉醒,他才那么小,能在八岐大蛇的攻击下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
  我几乎要哭出声来。
    
                                  ――《神乐日记》
  
  
  八岐大蛇在云州盘踞了很久了。水害、食人,无恶不作的妖怪让云州人闻之色变。晴明他们不是没有想过一举除掉它,只是这妖怪实在太过庞大,又极擅隐匿行踪,阴阳师们怎么也除不去这只恶妖。
  可是就是这么一只妖怪,让妖狐撞上了。
  小妖狐今日自己跑出去玩,这事情他原也做过很多次,并未遇上过危险――准确来说,打从他出生为止,他便没碰上过实质的危险。
  但是今日,他已经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小小一团的狐狸在阵阵阴风中有着控制不住的颤抖,妖狐勉力站直身体,他的御魂蝠翼早已护在他身边,奈何两人都太过弱小,在八岐大蛇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如同无依的浮萍一样摇摇欲坠。
  蝠翼是留着双马尾的和善小姑娘,平时和妖狐一样爱笑爱闹,此时正咬紧了牙关为妖狐回复生命:“崽崽,加油啊,我们不会死在这里的,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妖狐太小,攻击力不够,但是因为有蝠翼的回复帮助,一时半会也未能完全落了下风,竟是和八岐大蛇纠缠住了。
  八岐大蛇蛰伏很久,急需活祭品来提升力量,见妖狐白白嫩嫩正是上好的补品,才没有直接取了他性命,而是想找机会活捉。
  妖狐狠狠擦一把脸上的血迹,轻轻“啧”了一声。
  谁会来救他们呢?
  大天狗大人已经许久不与自己讲话了。他不会来的。
  寮里别的哥哥姐姐呢?也许大家根本都还没意识到自己遭遇了危险吧。
  难道就只是在这里等着别人来救?
  小生只是平常比较乖而已……可不要以为小生是个懦弱的人啊。妖狐反手扣下脸上的面具,漂亮的眼中露出坚定的光芒:
  “狂风刃卷!”
  
  突突突突突突突。
  
  急匆匆赶来的大天狗,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小小的狐狸浑身是血迹与伤痕,却笔直地站在那里,年轻,张扬,又带着无与伦比的骄傲。
  大天狗想起他第一次抱住妖狐时的情景。软软一团的小狐狸,既美,又脆弱。
  ……不。
  这个孩子,并不脆弱。
  
  八岐大蛇皮糙肉厚,一时半会也无法彻底将其制服,大天狗团扇轻摇,羽刃暴风使出,将大蛇直接打入了地下。
  那大蛇被妖狐最后一下的痛击打得狠了,恐怕又会蛰伏上很久,晴明想要近期伏击那妖怪的盘算大概又要落空了。
  心中替晴明略微惋惜了一下,大天狗微微低下头,看向妖狐。
  小狐狸难得一副脏兮兮的模样,可是月光温柔地照在他身上,即便狼狈,却依旧美艳夺目。
  大天狗缓缓走向他:“是吾来迟了。”
  妖狐的眼中有不解,也有着劫后余生的慌张:“您……”他抿抿唇,笑了:“大天狗大人……是特意来寻找小生的吗?”
  大天狗蹲下身,将手伸到他面前:
  “吾来带你回家。”
――tbc――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4)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如山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我觉得这两天,妖狐和大天狗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小妖狐变得孤孤单单的。他伶仃地坐在樱花树下发呆,拒绝与寮里的小姐姐们谈天说笑,清澈的瞳仁里盛满了超越年龄的难过与无助。
  难道他和大天狗吵架了?
  晴明对这个寮里最小的式神操碎了心,拿着黑达摩零食去哄妖狐:“崽崽啊,你告诉我,你怎么啦?大天狗骂你了?”
  妖狐面无表情地拂去肩膀上的落花,没有说话。
  “那也不能不吃饭吧?”晴明说,“乖崽,先把达摩吃了,我们崽崽是要成为厉害的式神的,可不能不吃饭哦。”
  我听见妖狐小声说:“我不想成为厉害的式神……做厉害的式神有什么用呢?”
  “嗯……因为可以保护很多人啊。”晴明想了想,决定拿大天狗给他举例子,“像大天狗那样厉害,就很能给大家安全感呀。”
  晴明一句话戳在妖狐心口上。
  小狐狸扁着嘴,听到“大天狗”这三个字,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下来了。
  全寮都惊动了,一群姑娘对晴明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并争相表达对小妖狐的安慰之情。
  我把小妖狐抱在怀里给他擦眼泪,却发现那双泪水盈盈的眼里伤心之意并无许多。
  他的视线是灵动而狡黠的。
  他在哭给别人看。
    
                                  ――《神乐日记》
  
  
  大天狗的房间里。
  针女托腮叹气:“大人,崽崽在外面哭。”
  “……吾知道。”
  “您……”不去看看吗?针女揪心地听着妖狐的哭声断断续续传进房间里来,坐立不安,“……我出去看看崽崽。”
  她神色故作沉稳,但脚下步伐仍是越来越快,待冲到妖狐面前时已是迅疾如一阵风一般:“崽崽,你……别哭了。”
  小妖狐从神乐怀里探出头来,定睛看时发现只有针女一人来了,细长的美目微微眯起,瞬间收了泪。
  他跳到地上,仰头看着针女:“大天狗大人……便是这般不愿见到小生?”
  针女说不出话来。
  妖狐屈指敲一敲折扇,自嘲地笑了:“是呀,大人心中除了大义,还能装的下什么呢。”
  “都是小生太自作多情了。”
  
  神乐旁敲侧击问过针女几次妖狐与大天狗的矛盾是怎么回事,待知道起因后也觉得有些无奈。
  本来大天狗大人因为妖狐举止轻佻而斥责了他,可是期间妖狐却意外发现大天狗心中唯一在乎的事情只有“大义”。
  小妖狐虽然爱玩爱闹却也敏感,他打从睁眼那一刻便看到大天狗,心里将那俊美的大妖怪放在了极重要的地位上。小狐狸哪里知道冷心冷性的大妖怪当真心中无情,试探几次也未得到自己期望的回应,心便凉了。
  妖狐搬到了姑获鸟那里。
  
  他依旧嘴甜,乖巧伶俐又懂事,整天口里“姐姐”“姐姐”的唤,却再也不往大天狗的房间里去。
  偶尔大天狗在樱花树下吹笛,小妖狐会远远望上一眼,甩一甩蓬松的大尾巴,沉默着回房。
  
  寮里的日子依旧平平淡淡地过着。
  
  这一天本也平淡。
  月上柳梢,寮里正在用晚饭。晴明大概扫一扫餐桌两旁,看看人似乎齐了,便张罗着开饭。
  当然也有人是不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比如大天狗。但是今晚,他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对晴明道:“妖狐还未回来。”
  晴明看看餐桌,发现的确缺了那个毛茸茸的团子,于是点头:“是哦。”
  妖狐懂事,没有这么晚还不回来的时候。
  晴明有些奇怪:“他今天是去哪里玩了?怎么还不回来?”
  大天狗展开自己如墨般漆黑的双翼,冷淡开口:“他恐怕是出事了。”
  下一瞬,大妖怪的身影便融在了深蓝的天幕里:
  “吾去找他。”
――tbc――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3)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如山
·ooc有很多,略黑化崽上线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妖狐在针女的精心照顾下长得蛮快,好像不过眨眼间,他就从一个团子窜到与大天狗的腰部平齐的高度了。
  全寮的人都宠着这个小家伙,大家亲切地唤他“崽崽”。
  “啊呀,这可是会说出‘美少女是全世界的宝藏’这样的话的好孩子啊。”三尾狐姐姐有一次说,“真是没法让人不喜欢。”
  妖狐模样生得好,尤其一双眼睛最是漂亮,顾盼之间摄人心魄。好看的小妖狐嘴巴又比抹了蜜还要甜,整日把姑娘们哄得心花怒放,恨不得把他捧到手心里宠。
  我也喜欢他呀。有风度会聊天的男孩子总是要更受欢迎的,那个整天只知道“吾友”来“吾友”去的傻孩子真应该学学。
  毕竟和小妖狐说话的时候,你发现他狭长美丽的眼睛只注视着你一个人,那种感觉真的是美妙极了。
  何况他还会说:“神乐姐姐今天的气色比昨天还要棒哦,小生忍不住想看看这样的肌肤是怎么样的触感呢。”
  ――那当然了,姐姐我今天打了腮红,还特意把唇彩换了个色号呢。
  然而还没等我故作羞涩欲拒还迎一下,他就被大天狗大人提着领子拎走了。
  啧,大天狗大人大概对自己的教育成果感到非常失败吧。
  
                                  ――《神乐日记》
       
  
  大天狗在房间中给小妖狐训话。
  “吾昨晚有没有告诉过汝,不可与式神姐姐们做这般轻佻的言行?” 
  高贵而冷峻的大妖怪居高临下地看着委委屈屈缩成一团的小狐狸:“汝不会说话了?”
  妖狐可怜兮兮地揪住自己的尾巴:“可是,小生只是真心实意地夸赞神乐姐姐呀。美丽的小姐姐都是珍宝,小生很喜欢……可您为什么要责骂小生呢?”
  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望过来,大天狗也觉得心跟着软了一下。心里知道这只张扬的小狐狸断不会是个安分的主,他却还是放缓语气道:“汝的降生与吾所追求的大义有关,吾必须严格要求汝,这亦是吾对于大义的使命与责任。”
  ……又是大义。妖狐心里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难过:
  “所以,您养育小生,也只是为了‘大义’?”
      大天狗迟疑了一下:“……是的。”
  
  大天狗大人只是为了大义才来照顾小生的。
  小生其实在大人心中什么都不是。
  妖狐的耳朵一下子耷拉下来。小狐狸狠狠扯一把自己尾巴上的绒毛,眸色难得黯淡:“小生知道了。……小生会做一个好孩子,不会给大人添麻烦的。” 
  蓬松柔软的大尾巴失望地拖在地上,小狐狸啪嗒啪嗒踩着木屐去了自己的房间,没道晚安,也没有说“今天的小生也最喜欢大天狗大人啦”。
  
  今夜的大天狗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没有小妖狐的晚安,总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
  
  睡在隔壁的妖狐也辗转反侧。
  他还在揪自己尾巴上的绒毛,看起来一副十足的委屈模样。可是小狐狸眼波流转间,却带起勾人又妖媚的笑意:“大义……?呵。”    
  “您可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啊。”
  不过是区区大义而已,小生才不会放在心上呢。
  清凌凌的月光从窗缝中漏进来,像是带着大天狗身上的好闻气味。  
  小妖狐把尾巴卷起来,轻声与自己道一句“晚安”,蹙眉睡去了。
――tbc――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2)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御魂可以实体化,是式神的守护者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寮里来了新的家人,叫妖狐。
  妖狐还太小,软软的一团,整天窝在女性式神的怀里睡觉。他实在太可爱了,姑娘们都抢着去抱。
  ……我也不例外。
  作为第一个抱到小妖狐的式神,大天狗大人这两天显得心事重重。
  萤草以我寮老大的身份秉着人道主义关怀的理念前去问候。
  然后她告诉我,大天狗在追求大义的路上遇见了一点小挫折。
  众所周知,作为高级别的大妖怪,大天狗严于律己,执着于追求“大义”。他把那叫作他的使命。
  ……大天狗大人境界太高了我不是很懂。
  可是什么才是“大义”呢?
  谁也不知道。
  萤草说,大天狗那一日感受到指引,如果他画下符咒,召唤来的新式神会对于他在追求大义上有所帮助。
  可能是召唤来的这个奶娃娃让他前所未有地困惑了吧。
  需要保护的,脆弱的,美的――这些标签牢牢钉在小小的妖狐身上,大天狗没法把这个孩子与他心中的“大义”联系起来。
  ……究竟什么才是“大义”呢?
  
                                  ――《神乐日记》
  
  
  大概是雏鸟情节作祟,小妖狐很喜欢大天狗。
  姑获鸟抱着他的时候小狐狸半睡半醒间总要吭叽几声,偶尔被梦魇住还要哭。但是一旦是睡在大天狗的怀里,小妖狐抬眼看看紧抿着唇没什么笑模样的男子,也不怕这个传说中很厉害的大妖怪,朝他笑一笑,蹭蹭他的胸膛,便能睡得香甜。
  留下小心翼翼抱着他的大天狗大人在夜风中迷茫。
  大天狗此前还从来没有带过小孩子,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但是他坚定地认为,这个自己亲手召唤出来的孩子是该由自己照顾的。更何况天意的指引也说明了,这孩子是与自己所追求的大义有关的……虽然他还看不出有什么关联。
  全寮上下忧心忡忡地对于大天狗大人带孩子的能力提出质疑。
  谁带大的孩子谁知道,姑获鸟第一个表示不信任:“你知道该在什么时间哄他睡觉、喂他吃达摩?你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给他添衣服减衣服?你知道该怎么陪他玩?”
  “吾……”大天狗语塞。
  
  关键时刻,是大天狗身边的御魂解了围。
  御魂是每个式神身边都会有的守护神,就像阴阳师身边的御灵,能为式神提供战斗的辅助力量。
  大天狗的御魂是针女。
  似火般妖艳的女子自大天狗身上缓缓现出身影,唇角微勾,媚眼横斜:“大天狗大人的确是不会带孩子,不过这等事情也不必麻烦大人……还请姑姑教我便好。”
  
  大天狗的御魂针女与她孤高的主人性情相似,虽是有着美艳外皮,却也是一副冷漠模样。
  可是现在,这位冷冰冰的御魂姑娘开始帮大天狗大人带孩子了。
  针女在姑获鸟的指导下,每日按时给小妖狐喂达摩,给他漂亮的娃娃玩具陪他玩耍,午休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哼着摇篮曲哄他入睡。
  一众式神坦言,从没见过那么温柔的针女。
  小妖狐也的确和针女很亲近。他管针女叫“美丽的小姐姐”:“小生最喜欢美丽的小姐姐啦。”
  针女拍拍他的头,不为所动:“今天我们来继续讲鬼王的故事……”
  “小生不想听那个酒鬼大叔的故事。”小妖狐的尾巴一下一下地勾回来,轻轻摇晃着,“小生想听大天狗大人的故事。”
  针女放下手边的书卷:“这……”
  小妖狐朝她眨眨眼睛:“针女姐姐,小生昨天在梦里,听到有人告诉我一件事情。小生猜想,这大概是神明的指引吧?”
  针女眉眼微扬:“那么,你听到了什么呢?”
  小妖狐看看不远处盘膝坐于樱花树下,正轻抚玉笛的大天狗,努力爬到针女身边,在她耳旁奶声奶气道:
  “梦境指引小生说,大天狗大人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哦。”
――tbc――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1)

·私设如山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我叫神乐,是一个阴阳师。
  我和许多人……还有妖,一起住在平安京中一个叫作“雪月华庭”的阴阳寮里。平安京有许多许多的阴阳师,也有许多许多的式神,还有许多许多的阴阳寮。
  不过我们寮是平安京里最大的一个。
  没办法,住的人多。
  寮里一般的事情是晴明做主的,他心软,每一个式神都舍不得喂,于是寮里每天的伙食除了寿司就是达摩。
  随他吧。虽然这样就让别的式神不太容易长大,不过我也是愿意大家都热热闹闹聚在一起的生活的。记得前两个月的时候,隔壁寮为了给大天狗升六星,将拉扯大无数孩子的姑获鸟喂掉了,虽然六星的大天狗的确很厉害,可是他们寮没人觉得高兴。
  晴明、哥哥和八百姐姐都不喜欢那样。他们希望每一个人都好好的,寮里的每一位式神,都是我们的家人。
  我也是这样希望的。
  
                                  ――《神乐日记》
  
  
  今天是月曜日,小纸人为寮里送来一张蓝符。画符是一件集艺术与赌博于一体的有趣活动,每个人都摩拳擦掌想要一画为快。寮内所有想要画符的人与妖经过一番激烈的厮杀,终于以猜拳形式决出胜负,定下今日画符的人选。
  获胜的神乐高兴地从判官那里抢过大毛笔,转头提起笔欲画――
  符呢?
  
  召唤阵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清俊挺拔的男子,正伸出两根手指拎着已经被写上“大义”二字的蓝符。大概是觉得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有些奇怪,身后如墨的翅膀微微合拢,他疑惑地蹙眉,看看拿着笔欲哭无泪的神乐:“……怎么了吗?”
  我经历了这么多次猜拳较量才赢来的符!
  心疼着自己到手了也能飞走的符,神乐扯出一个微笑:“没有。您开心就好,大天狗大人。”
  召唤阵泛起绚丽的光芒,冥蝶飞舞着,要为这个庞大的家族带来一位新成员。
  
  大天狗是很早就来到寮里的式神,深得晴明信重。但是这位不太苟言笑,冷淡又孤高的ssr总是浑身散发着拒人千里的气场,即便是亲手召唤来他的晴明也总有些怵他。
  大天狗在寮里大概有些孤独的。
  寮里有符可画的时候他从不会上前去争抢,有聚餐的时候他虽然会到场却只是略坐一坐便会离开,和寮里说话最多的人是姑获鸟与鸦天狗,他曾经询问过如何处理掉毛的翅膀。
  他居于此,却似乎与谁的交情都是泛泛。
  不过寮里很多女孩子都觉得,大天狗虽然冷淡,但绝对不是冷漠。
  “他肯定是比较害羞啦!”蝴蝶精说,“毕竟他可是在帚神爷爷过生日的时候送过礼物的啊。”
  ――那是因为他掉毛太多把帚神得罪狠了,不得不去修复关系吧。毕竟自从他来到寮里,扫地小纸人就彻底罢工了。神乐心想。
  “我也觉得大天狗大人是很好的人呀,”孟婆骑着牙牙蹦蹦跳跳,“因为他吹笛子真的好好听,喜欢音乐的人,都有着柔软的心吧。”
  ――得了吧,山兔还喜欢跳舞呢,那孩子可一点都不软萌。想起上次山兔打架,把别的寮的小朋友套环砸哭的场景,晴明狠狠打了个冷颤。
  总之,寮里的妹子们大概都只是因为大天狗长的美,就觉得他做什么都是对的吧。
  啊这个看脸的世界。
  海坊主和两面佛委屈地哭了。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似月光般清清冷冷的人物,今日就安静地站在召唤阵前,等着新的家族成员的到来。
  冥蝶,幽光,还有泛着金光的翅膀。
  美得像一幅画。
  然后画中人的臂弯里突然掉进来一个奶娃娃。
  
  奶娃娃的脸上罩着个奶白色的面具,胖胖的小手里握着柄小折扇,蓬松柔软的大尾巴顺势卷在大天狗的手臂上。
  奶娃娃打了个呵欠。
  大天狗僵硬地站在原地。
  奶娃娃在他怀里睡着了。
――tbc――

我终于梦到演员朋友了嘤嘤嘤嘤!

想了想微博微信QQ熟人都有点多,lof平时就关注太太们的文章,在这里偷偷刷个tag大概也没什么关系……吧?【应该不算占tag吧】

梦也不是很长,也没什么逻辑。

起先是我在一个高科技大食堂【就是那种泛着蓝光的自动化的只可能出现在电影里的大食堂】里吃饭,忘了吃的什么反正汤水就很多的好像是弄洒了,汁水溅到手指上。

然后【画重点!】凯凯这时候突然就出现在我旁边,但是因为是在梦里所以他出现得一点都不突兀,就很理所当然地在那里,他拿着纸巾帮我擦手指上的汤汁【啊啊啊啊啊请容我原地爆炸】,我在梦里居然也理所当然地伸手让他帮我擦【梦里真的是太争气了,如果我真的是在现实里碰到凯凯那完全就要跪了好么,听他声音就腿软】,然后和他说话:

――圣诞节要带个男朋友回家去,我现在还没有,你和我回去冒充一下吧?【神特么狗血的鬼套路!这梦没新意差评!】【而且明明圣诞都过了,也不知道为啥梦里的时间线这么清奇】

凯凯就很青涩地笑【像小方那样的笑,可嫩了,一点都不像三哥那样糙】,然后他的低音炮就在我耳朵边响起来:

――好的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再让我原地爆炸一次!】
【其实这句“好的呀”我感觉是受了清和太太地平线下的影响,阿诚哥对大哥说这句“好的呀”的时候真的是有种一言难尽的苏?帅?令人心疼?……不太好形容,反正听到阿诚这样对楼总说话总是感慨万千】

然后我们从食堂进了电梯,出电梯就是我家了【好不现实的梦 差评】,我大舅就站在门外【……?】,看到凯凯,大舅先愣一愣,然后可能意识到这是我要带回来的蓝朋友【捂脸】,就让我介绍。

凯凯就很乖地说:叔叔你好,我叫王凯,是个演员。【大概是这样吧原话记不清了】
然后我大舅就开始和他讨论演员的工作不稳定会不会没时间照顾人什么的,中间夹着些凯凯的“禾禾禾禾禾禾禾”。我一点都不羞涩【天啊】,就淡定地在旁边刷手机,忽然刷出来今天是星期一,瞬间懵比。我们的基英课的book report ddl就在下周一啊啊啊啊啊!

瞬间吓醒。
醒来一看,妈蛋今天周六。
【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

再想努力地睡,也睡不着,梦不到凯凯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总结:
期末考试周,没时间刷剧看电影,昨天才去看了铁道飞虎,被范老板撩到不能自已,晚上临睡前又补了快本,满脑子都是凯凯,终于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到了一个ooc的演员朋友。
演员朋友请你多到我梦里来!
我要陪你细水长流!

――来自一个本该写book report却爬上lof记录了一个梦的,微不足道的影迷朋友。

今天的主页真的是各种炸呀。
跟各位太太比哈特~

lof小透明,摸不了鱼,但是还是想赶在特殊的日子里说一句:周年快乐呀!

也许经历坎坷,但是楼诚相互扶持,前行的路上永不孤单。

明长官与明秘书,周年快乐,幸福美满~

我终于截到了!嘤嘤嘤嘤不容易!
凯凯王我陪你细水长流嘤嘤嘤嘤!
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