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AKAM]草生堤堰(2)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大概都是日常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零哥把车停在了帝丹小学附近。

“过马路的时候注意安全哦,柚葵。”他说。

“我知道了。”我提着书包从后座爬下去,绕到车前隔着窗户看他。

零哥笑笑:“好好上学。”

“好好工作。”我说。

然后我们在车窗处完美地击了掌。

零哥向我挥手道别,随后发动了车子。我转过身去,就看见吉田他们在校门口等着。

“藤野同学――”吉田同学招了招手,“早上好!”

“早上好啊,吉田。”我走过去,和另外两人问好,“圆谷君,小岛君。”

唔……第一次和同学一起走进教室,这感觉也不赖耶。……要是吉田他们没有那么吵就更好啦。

“今天的手工课,藤野同学你有没有带毛线呀?”吉田牵着我的手,“老师说要教我们织围巾,我想给妈妈织一条!”

圆谷说:“姐姐有说让我织一条给她。”

小岛则问我:“藤野同学,你想织一条围巾之后送给谁吗?”

我想了想:“……如果能学会的话,我想织两条。”

送给零哥和秀叔吧……零哥倒还好,只是秀叔的审美真的需要被拯救一下呢。

“情侣围巾吗!”吉田有点兴奋,“哇,你是要送给爸爸妈妈一人一条吗!”

爸爸……妈妈……吗?

一时之间,那些早已被深埋在记忆深处,再不愿被我回忆起的往事竟是瞬间涌了出来。

枪声,炸弹,鲜血,尸体。

背叛与死亡。

我好像突然就回到了那个时候,那种我自小就非常熟悉的,来自组织的,犹如被毒蛇盯住的阴冷感从脚底爬上来,爬过脊背,再一点点淹没过我的口鼻。

溺水一样喘不过气的恐惧。

“……藤、藤野同学?”

吉田摇了摇我的手臂,有点担心地看着我。

我沉默了一会,才微笑着回答她:“嗯,是要送给爸爸和妈妈呢。”

我握住她伸过来的手,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

不要再想那些事情了。零哥不是说过吗,要往前看,不要总是回头――

“一直和过去的事情纠缠不清的话,对你自己来讲也太过残忍和沉重了。那些已经离开的人,一定是希望我们可以过得开心一点的。”

“零哥也……见证过很多的……死亡,对吧?”

“……是的。但是……毕竟我还活着,我还是总希望能活出个样子来,才不算辜负了那些死亡。”零哥揉揉我的头发,语气轻柔,“死去的人不应当被忘记,但是我们不能永远背负着痛苦前行,柚葵。”

零哥平时并不太像个哲学家,但是在他宽慰我的时候,我的的确确觉得他足够睿智和强大。

只是有的时候,我也不太愿意去细想,现在这个内心无比坚强,性格极为开朗的降谷零君,是经历过多少的伤心和绝望之后,才练就出了这样一副仿佛百毒不侵的坚硬皮囊。

>>

午饭后照例是闲聊的时间。

手工课已经上过了,吉田兴致勃勃地拿着手中的已经能看出雏形的围巾,两根棒针左右勾挑一下,似乎是还要再加工一下。我趴在课桌上看着她,很是羡慕她这种与生俱来的动手能力。

反正我织的围巾就……啊啊啊不提了。

くそっ。

……怎么能被我织得那么丑啊。

果然像吉田这种的才是真正的女孩子吧……

也许是我艳羡的眼神太过明显了,吉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了过来:“藤野同学要一起吗?”

“诶?我、我就算了吧……”

“我有在课上注意到藤野同学的作品哦!虽然有些不太工整,但是你的配色真的很漂亮,织法也非常严谨,一点都没有出错呢!”

“真、真的吗?”

“嗯!”吉田认真地点点头,“来,我们一起织吧,柚葵!”

我愣了愣,就看见吉田有些紧张而腼腆地笑了笑:“我可以叫你‘柚葵’吗?……你也可以叫我‘步美’的!”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美。

>>

放学的时候,校门附近并没停有零哥的车。

我困惑地沿着校门对面的街道转了一圈,没找到人,只能又退回了学校里面。

步美他们问我要不要陪我一起等家长来,我拒绝了,然后看着他们背着书包聊着天,愉快地一起走回家去。

虽说组织已经被捣毁,理论上来讲再也没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但是一直到最后的清剿行动,仍旧有一些组织的漏网之鱼尚未被逮捕归案。

作为组织成员的直系亲属,如今的监护人又分别隶属FBI与于日本公安,我的身份多少有一点尴尬,最初的时候也的确遭遇了一些来自组织的不大不小的“意外”。不过有赖于秀叔与零哥的保护,我并没有真的直面过什么危险。

FBI那边曾经同我讲过他们的证人保护计划,家里面商量过后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不过平时秀叔与零哥对于我的安全问题从来都没有掉以轻心过,即使是再简单不过的上下学,只要条件允许,他们也都会接送我。

但是今天零哥没有来。

我只好摸出手机给零哥打电话,却无论如何也打不通。

零哥的工作特殊,电话打不通也是常有的事情……

可是零哥的工作也那么危险,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我一时间被自己的想法吓到,手心一下子就冒出了细汗。也顾不得美国那边正是半夜,我屏着呼吸把另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是柚葵啊。怎么了?”

电话那端的声音带着浓重的睡意。

“抱、抱歉秀叔,这么晚打过来……可是我打不通零哥的电话,现在放学了他也没有来接我,我……”我紧紧捏着手机,精神高度紧绷的同时,突然看见校门口的路上冲进来一辆车。在发出巨大的刹车声响后,一个穿着工作西服、带着眼镜的男人打开车门,急匆匆跑到了我面前来。

我吓得后退了一大步,却听见他说:

“柚葵小姐!”

我这才抬起头仔细地打量他一番,不太确定地开口:“……是风见叔叔吗?”

电话那端的秀叔显然也听到了我这边的声音,他似乎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从声音听起来,他已经全然清醒了:“风见裕也怎么去了?”

是啊,我也想问。

但是还没等我问,风见叔叔就已经挠了挠头,尽他的努力做出一副和蔼模样来:“抱歉,柚葵小姐,因为临时任务,降谷先生没有办法来接你放学,他委托我来接你,我却来迟了,对不起!”

“没关系……”

“降谷先生说你有家里钥匙的,请允许我把你送回家吧?”

我又往后退了一步:“对不起,风见叔叔,零哥没告诉我今天是您来接我。我要和零哥通电话。”

风见露出苦恼的表情来。

秀叔在电话里说:“不要慌,柚葵。问他是和零君一起去出任务,然后被委派来接你的吗?”

我照着秀叔的话问了风见。

“啊……是的!我也是刚从现场过来,但是降谷先生他现在脱不开身,我也没办法让你同他通电话……”

“看他的衣服与鞋子上面是不是有褶皱、灰尘,或者是搏斗过的痕迹。”秀叔说。

我举着电话看着风见。的确,他的西装外套虽然很平整,但是露出来的衬衫领口却是有褶皱的;鞋底上沾着不属于米花町的暗红色泥土,本应明亮的鞋面上也有着划痕。

我低声告诉秀叔:“是……可是他的衣摆有血迹,秀叔,我有点害怕……”

秀叔在电话那端叹了口气。

“柚葵,”他似乎是点燃一支烟咬在了嘴里,“问问风见,零君是不是受伤了,所以才没法来接你?”

“……是这样吗,风见叔叔?”我仰着头祈求地看着风见,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零哥受伤了,所以才接不到电话,也没法来接我?”

风见的神情瞬间变得非常为难。半晌,他才下定了决心似的咬咬牙:“抱歉,柚葵小姐。……但是降谷先生伤得不重,只是不能够开车,他的手机也是因为在爆炸中损毁了,所以才……”

我不知道风见又说了什么。

打从他说出了“抱歉”,我就明白了。

我攥着手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TBC.

上一篇意外会有人喜欢,面对小红心真的无比忐忑
我文笔很糟糕,又是重度ooc兼懒癌患者,对于赤安这个cp下手都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写不出人物本来风貌的万分之一
然后这篇文应该就是日常,没有什么剧情,我也写不来剧情;而作为叙述者的“我”,我希望能尽量做到让她不玛丽苏,希望她能从旁观者的角度讲一讲她眼中的赤安
很抱歉因为叙事角度的问题,这仿佛不是一篇赤安文,我保证赤井大叔真的下一章就会出场而不是活在电话里了(╳
不管怎么说,谢谢大家的包容
鞠躬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