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AKAM]草生堤堰(4)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大概都是日常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说实话,我是有一点怕秀叔的。

虽然他还蛮健谈又风趣,总也做不好料理的时候也会露出颓丧的表情来,可以说是个很温柔也很世俗的人,但是我还是有那么点怕他。

就是那种弱小的生物在面对强者的时候,会产生的本能的臣服和恐惧。

秀叔从来没凶过我,但是只要他稍微瞪一下眼睛,嗓子里轻轻“嗯?”那么一声,我就怂了。

秀叔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零哥曾经同我讲过秀叔的狙击能力,虽然他总是面露不屑地把秀叔贬损得一文不值,但是零哥在最后还是会有点不情愿地承认“当然了,如果没有赤井在的话,那些FBI肯定会搞砸更多事情的”。

我悄悄转过脸看了看秀叔。

他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姿态依然是舒展而随意的,另一只手伸出车窗外面,轻轻扣着窗沿。

“要看就光明正大地看啊,柚葵。”

绿灯亮了,秀叔把手从窗外收回来发动了车子,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

我有点脸红:“我没有偷看。”

秀叔只是笑了笑,就揭过了这个话题:“好吧。快到学校了,一会过马路的时候注意安全。”

我看看他,欲言又止。

“……怎么?”

“秀叔,你……是为了零哥,特意从美国回来的吗?”

“啊……算是吧。”秀叔停下车,转过身探出手,从后座把我的书包拿了过来,“我不回来,谁接送你上学?”

还有宫野姐姐在的呀。

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我抱着书包小声笑:“秀叔,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昨天一听说零哥受伤了,就急急忙忙飞回来了呀?”

秀叔眯起眼睛,表情飘忽不定,顾左右而言他:“打开车门,下车,右转,过马路,进校门。好好上学,晚上见。”

我悻悻拉开车门:“哦。晚上见,秀叔。”

我觉得他是在害羞。

一定是这样。哼。

>>

学校里面倒是似乎没有什么新鲜事。

步美他们还是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小林老师还是一样可爱,课余的消遣依旧是踢足球和谈论八卦。

“听说了吗,五年级A班的鹤田高广同学没有到学校来诶!没请假的那种!”

“那可能是逃学了吧?”

“并不是,他班主任见他没有来上学,打电话给鹤田同学的家长,听鹤田妈妈说鹤田早上背着书包出来的,而且鹤田同学平时很懂事听话,肯定不会逃学的。鹤田妈妈都快要急疯了,好像已经报了案。”

“那,我们少年侦探团就来调查这个事件吧!今晚放学之后,要不要一起去鹤田同学家看看?”步美兴致颇高。

“……我就不去了,晚上家长来接我放学,不会让我乱跑的。”见他们三个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只好说,“而且那个鹤田同学也只是今天没有来吧?还没有超过24小时,未必是失踪,说不定真的只是跑出去玩了。”

步美好像有点可怜我:“柚葵,你家里为什么管的这么严啊?”

“……我家教不严的呀?”

真的。零哥和秀叔真的没怎么管过我,平时和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不要被别人欺负了”和“注意安全”,对于我的学习他们倒是都没太上过心。

“可是你从来都没有时间和我们出来玩啊。你看,你放学家长来接,周末也是和家长在一起,柚葵的家长的确就是很管着柚葵,一点自由都不给呢。”

“没、没这么夸张啦……”

“反正,今天晚上我们三个是会去鹤田同学家里打探情况的!”步美的态度很坚定,她看着我,又有点希冀似的,“既然柚葵今天没办法和我们一起,那你能不能问问家长,明天和我们放学后一起去调查呢?”

我想了想:“……那我试试……吧?”

>>

临到放学的时候,听说那个失踪的鹤田同学还是没有被找到。

步美他们同我约定明天散学后一起去调查,我却总觉得心里隐隐约约有些不安,好像潜意识里感觉鹤田同学遇到了危险一样。转念我就又对自己产生这种念头而懊丧起来,干嘛要想这种不好的事情呢,那位同学能平安才是最好的。

怀揣着心事上了秀叔的车,车门被我关上时发出沉闷的声响。秀叔掐灭了烟,扭过头看我:“你不开心?”

我收拾好心情,摇摇头:“没有。倒是秀叔,怎么又在抽烟?”

秀叔笑一笑:“打发时间罢了。”他发动了车子,“对了,我们先不回家,要去一趟零君那里。”

我有点不解:“零哥……怎么了吗?”

“啊,那倒没有。零君手边的案子大致忙完了,我有点担心他那个手臂受了伤再挤地铁会更糟糕……”

“我知道了!”我恍然大悟,“我们是要去接零哥下班!”

秀叔颔首:“嗯。顺便再一起去外面吃个饭。毕竟我还不想连续被你们两个人抱怨说我做饭不好吃。”

家里一般是零哥做饭。现在零哥伤了手,肯定不方便下厨,而秀叔的咖喱饭虽说还算差强人意,但是我想,没人想连续一周都吃咖喱饭的。

我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其、其实秀叔的手艺也没那么糟糕啦……”

哦天呐秀叔又露出来那种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表情来了好可怕。

……我还是闭嘴吧。

>>

平时听朱蒂老师他们评价秀叔和零哥,好像大家都认为零哥是两人中更加冲动的那一个。平常看起来似乎是这样,但是……

我却总觉得秀叔才是个极其不安分的人。

他这个人,外表看起来冷峻严肃又稳重,可是你有时候观察他行事作风,也会意外发现他居然有从不把危险当回事,越是有枪口指着他他反而越兴奋的那一面。就好像虽然秀叔开车极其平稳,但是他最偏爱的座驾却是这款张扬极了(其实我觉得也并不好看,但是还是不要吐槽秀叔的审美了)的红色斯巴鲁。

嗯……可能秀叔和他的车一样,都有点闷骚吧。

现在,这辆闷骚的车就停在警察厅的大楼下面,而闷骚的(我真的不会再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了,否则我总疑心哪天零哥不在的时候秀叔要打我的)秀叔正坐在车里等着零哥下班。

我坐在车后座,百无聊赖地往车窗外面看,看着看着,就看见警察厅大楼的自动门缓缓打开,清减了些却依旧挺拔俊秀的金发青年吊着受伤的左臂,右手抱着一大堆文件,面上带着严肃的神情走了出来。

嗯,这是工作状态下的零哥。虽然没那么平易近人,却还是足够耀眼。

秀叔摁了两下喇叭,零哥循声看了过来,我赶忙摇下车窗向他挥手:“零哥!这里!”

于是本来还端着表情的年轻男人立时露出点笑意来,快步走向了红色的斯巴鲁。后车门被他拉开,初秋带着些许凉意的风也随之刮了进来,接着那一大摞文件被零哥随手扔在了后座上,他自己则坐进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然后转过头来问坐在后座的我:

“今天在学校怎么样?”

我小声“啊”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组织一下语言,驾驶席上的秀叔突然“啧”了一声,侧过头去看零哥:

“那么,尊敬的公安先生,你是打算在碰见你多日未见的合法伴侣的时候,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吗?”

这个动作其实超级暧昧,驾驶席与副驾驶挨得很近,秀叔这么一偏头,他说话的时候几乎就要贴上零哥的脸颊。

零哥脸上的笑容不变,他轻轻摸摸不知怎么有点发红的耳朵,从我身上移开了目光。他那一双好看的眼睛一点都不退让地迎着秀叔看过去,忽然又像是有点狡黠似的眨了眨:

“嗯?”

就这么一句“嗯”,清亮的声音转了几转,像是小猫爪子在柔软的心脏上面挠了几下,又在尾梢微微上扬,好听的不得了。

秀叔的目光在零哥受伤的左臂上逡巡一阵子,不知道怎的,那股让人几乎要喘不上气的压迫感渐渐又散开了。他也带着点笑,意义不明地“哼”了一声,发动了车子:“想去吃点什么?”

零哥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你随便开吧,哪里都好。”

然后他们忽然又相视一笑,落日的余晖斜照进车里,好像天气也跟着暖起来了。

TBC.

柚葵内心OS:车里气氛怎么这么奇怪啊我是不是该下车我是不是好多余😭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