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AKAM]草生堤堰(5)

4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大概都是日常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然后晚饭我们去了银座!
 
按理说,零哥才受了伤,是不应该吃海鲜什么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和秀叔是怎么交涉的,总而言之,最后我们还是去八丁目吃了蟹道乐。
 
芝士焗蟹肉真的是超级好吃啊!
 
秀叔和零哥好像一边吃饭一边还在谈论很严肃的问题,可能是和他们的工作有关系吧,我听不懂也不太想听,反正他们说他们的,我就只顾闷头吃饭。
 
呜呜呜呜呜这个蟹腿天妇罗也好好吃啊。
 
餐后还有抹茶冰淇淋,我正拿勺子挖得尽兴,一抬头,忽然看见这两个正窃窃私语的男人不知道怎么的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然后秀叔在零哥的耳朵旁边轻轻亲了一下。
 
……!!!!!!
 
我咬着冰淇淋勺子愣住了,过了好半天也没能挤出一句话。倒是零哥看见我,脸上呈现出了难为情和气急败坏交织在一起的表情。他推了秀叔一下:“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有孩子在呢,能不能收敛点。”
 
秀叔没反驳零哥,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把自己手边那份冰淇淋递给了我,说:“柚葵还是专心吃冰淇淋吧,秀叔和零哥现在在谈大人的事情。”
 
……这么拙劣的借口,秀叔你真的好意思吗。
 
我无可奈何地捂住脸:“你们继续吧……对不起,我不该抬头的。”
 
零哥见我这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扯了扯我的辫子,见我看过去,就笑道:“不要理他。柚葵你知道吗,这种中年失意潦倒的无趣男人才喜欢拿什么‘大人的事情’找借口,他这种行为可是非常不负责的。”
 
“中年失意潦倒的无趣男人”闻言不由看向他,刚要抗议,零哥又慢悠悠补了一句:
 
“还脱发……”
 
我想笑又有点不敢笑,捂着嘴偷偷去看秀叔,就见他咳嗽一声,表情严肃,眼里却带着笑:“降谷君,要不是我小时候接受的教育告诉我,生活中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诉诸武力的话,我现在就要和你打上一架了。”
 
零哥以很放松的姿态坐着,见秀叔这样说,他稍微坐直了些,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右手比了比,笑道:“现在也可以打一架啊,你要不要来试试?”
 
我埋头拿勺子挖着冰淇淋,再不肯抬头去理会他们两个人了。
 
啊。这两个幼稚的大龄儿童。
 
>>
 
零哥今天晚上貌似不太忙。
 
他说他手边这个案子基本上结束了,只剩下一点收尾工作要做,之后即将要接手的下一个案子因为是个跨国犯罪,所以要“再一次和麻烦又无能的FBI们”合作。

说这话的时候,零哥用手拨了拨额前稍微有点乱的浅金色头发,一边没好气地看了秀叔一眼,看起来这个“麻烦又无能”大概单纯是以他个人名义对秀叔进行的又一次人身攻击。
 
但是,虽然他表现出一副“你们FBI真的是烦得要死了”的样子,可是我总觉得,他现在好像还挺高兴的。
 
毕竟“口是心非”这个属性,可是被秀叔亲口承认过的,“降谷零君身上格外吸引人的一项特质”呢。
 
其实秀叔和零哥的相处模式真的有点奇怪,有的时候你能明显感觉出这两个人仿佛度蜜月一样,一对视空气里就会闪着噼里啪啦的火花,谁在他俩身边都会觉得自己十分多余;但是也有好多时候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们俩之间剑拔弩张的,下一秒就能拔出抢来互相对峙。就好像别人的爱情是泡在蜂蜜罐子里一样甜甜的,比如新一哥哥和小兰姐姐、或者是秀吉叔叔和由美姐姐这样子;但是秀叔和零哥的爱情呢,就……
 
一边是甜甜的糖果色,一边却又混杂着硝烟的味道,非常矛盾。
 
……大人的世界的确有点难懂。
 
吃完饭的时候还没有过八点,在知道我已经把作业写完了之后,零哥提议在银座这边再逛一逛。
 
“柚葵毕竟是女孩子,所以衣服裙子什么的还是要多买一些的吧?”他这么说。
 
在着装方面一向不太在行,而且衣品被零哥明确鄙夷过很多次的秀叔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可能在秀叔看来,穿什么样子的衣服应该是不太重要的吧。毕竟他的衣柜里一模一样的同款衬衫有好多,外套和裤子也都是清一色的黑色,暗沉沉的,超级无趣。
 
总而言之,秀叔现在一脸为难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一个普通的、不得不跟着妻子去逛街又十分不情愿的丈夫。
 
然后我说:“好啊,我正好想买条新裙子呢。”
 
于是,我一手牵着兴致颇高的零哥,一手牵着一脸不情愿的秀叔,我们三个就跑去看衣服啦。

零哥的眼光非常棒,他是那种不需要怎么费功夫就可以轻轻松松走在时尚潮流前沿的人,有些衣服看起来并不太起眼,可是他挑出来让我换上,效果立刻就显现出来了。
 
我感觉售货员姐姐看着零哥的时候眼睛里几乎在发光。就是那种,既看到了一个冤大头,同时这个冤大头还有着格外好看的皮囊的时候,像狼一样的目光。
 
我在零哥的指点下拿了好几件衣服去更衣室,好不容易换好了衣服出来,一抬头就看见零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到了百无聊赖的秀叔那边去,正低下头和坐在沙发上的秀叔说着些什么。
 
我小跑过去,零哥看见我出来,就不再同秀叔讲话了。他上下打量我一番,对我道:“唔,这一身看起来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呢。”
 
我就又看向秀叔:“秀叔觉得呢?”
 
秀叔眨眨眼:“……啊。”

……还是不要指望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评价了。
 
零哥笑着看了秀叔一眼,转过身去和售货员姐姐说“那这一身衣服我们也买了吧”,秀叔很自觉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摸出皮夹要去付款。走到零哥身边的时候,他忽然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零哥开始没有听清,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
 
秀叔仍然没什么表情,只是声音低沉如同好听的大提琴一般,是优雅的伦敦腔: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然后他就带着皮夹跟着售货员姐姐走去付款了,好像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简单问候,留下一脸懵懂的我,和不知怎么就笑了起来的零哥。

我只好去问零哥这是什么意思,零哥却只是拍拍我的头,低声道:“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他是在回应秀叔刚才的话吗?看起来是这样呢。

只是,我还是有点弄不太明白,他们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零哥笑道:“你还太小啦,柚葵。”
 
>>
 
我可否将你比作一个夏天?
 
可是你比夏天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
 
只要我还能听到你,看到你,你就要伴着这诗句永远长存。
 
TBC.

6

评论(5)
热度(28)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