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AKAM]草生堤堰(6)

5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大概都是日常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秀叔和零哥这两个大龄儿童可能因为有一阵子没见了的缘故,今天晚上我总觉得他们俩腻腻歪歪的。
 
买完衣服后我们又去了购物超市,这两个人一路一直是肩并肩地走在一起,时不时低语几句,反正就……非常黏糊,像两块小熊橡皮糖似的。
 
我推着购物车在食品区穿行,偶尔遇上够不着的零食,就支使身高占据绝对优势的秀叔伸手拿一下。
 
再不知道第几次帮我拿过零食之后,秀叔拧着眉毛看看购物车里面,说:“抹茶巧克力威化、镰仓半月、生八桥、哈密瓜果冻……柚葵可以拿这么多的零食,我却连盒烟都不能买,零君还真是偏心啊。”
 
零哥站在他身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之后忽然又展颜一笑:
 
“那怎么办呢,我也不想我们柚葵小小年纪,就要失去一个因肺癌而离世的烟鬼家长呀。”他笑眯眯的,眼睛里有着纯然的孩子气,语气却冷淡极了。
 
秀叔无奈地举手投降:“……好吧。”他小声道:“但威士忌总还是要买的。”
 
零哥不置可否地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其实秀叔真的是既抽烟又喝酒的家长反面典型,烟已经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基本上他只要在思考的时候就都要抽烟;酒呢就……好像更像是爱好,反正他在比较有闲情逸致的时候就会愿意喝一点威士忌。

用那种棱角分明的玻璃杯盛上大约三分之二的波本酒,杯子里放一个晶莹剔透的威士忌冰块,秀叔每次这样端着酒杯坐在吧台旁边的时候,身上都有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气质,是有点吓人但是又让人很想沉溺下去的感觉。
 
家里最多的酒就是波本了。秀叔很喜欢波本酒,但是我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喜欢波本酒的味道,还是喜欢曾经拥有“波本”这个代号的零哥。
 
据说秀叔以前也经常和一种叫苏格兰威士忌的酒,不过他现在并不喝了……苏格兰威士忌这个词在家里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禁忌,虽然偶尔秀叔和零哥也会提起,但是每次一说到苏格兰威士忌,家里的气氛就会变得有些差。
 
我走神的这会功夫,秀叔已经站在了酒架前面。他说:“家里除了波本,偶尔也可以放一些黑麦威士忌嘛。”
 
这似乎是在征求零哥的意见了。不过零哥正心不在焉的,听到秀叔这话只是“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我扶着购物车,看见秀叔想了想,从酒架上拿下来一瓶波本和一瓶黑麦威士忌。我再一转头,就看见站在另一边的零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一盒万宝路,扔进了购物车里。见秀叔看他,零哥撇撇嘴:
 
“唔,一根烟也不让抽的话,的确是有点太为难你了吧?”
 
秀叔比零哥要高上一些,于是这会他看向零哥的时候,是微微垂下眼睛的,目光又深邃又温柔。
 
零哥伸手戳戳秀叔的胸膛,又笑了笑。这个笑又和前面那种带点孩子气的笑不太一样了,他的眼睛里带着点我看不太懂的,却又的的确确非常勾人的韵味,让零哥这一瞬间看起来像是一个露出了獠牙的可爱的小吸血鬼。
 
超市里还在放着Westlife的歌曲,正唱到了“To hold you in my arms, to promise you my love”,于是秀叔就抬起手臂,揽住了零哥的肩膀。零哥虽然嘴里埋怨了句什么,却没把秀叔的手给甩开。
 
……啧。
 
秀叔这烟瘾估计是没得戒了。谁让零哥对他总是心软呀。

>>
 
等终于把该买的都买完,就真的已经很晚了。
 
我本来以为我很有精神的,但是其实我们还没有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我就已经走不动了,是秀叔把我抱到车上去的。上了车之后的事情我真的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我想我大概是一上车就在后座睡着了,因为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自己卧室的床上。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卧室的地灯亮着,零哥坐在我的书桌前,借着这点很弱的灯光,正在替我整理书包。他可能也是上班忙昏头了,对照着课程表看了好久,才恍然大悟地轻声念叨:“啊,明天居然已经是星期四了。”
 
我掀了被子坐起来,还有点找不着北:“……零哥,现在几点了?”
 
零哥回过头:“你醒了啊。”他看了一眼我书桌上面的闹钟,说:“已经十一点多了,看你睡得很熟,我们就没叫醒你。”他把我的书包拉上拉链,走到我床边来拍拍我:“既然醒了就去刷个牙再回来睡觉吧,不然容易生龋齿哦。”
 
我答应了一声,但是其实还是没有很清醒,零哥笑着把我拽了起来,又把拖鞋一一给我套在脚上,把我往的卫生间的方向推,又向着门外道:“赤井,我手臂不方便,你过来给柚葵挤下牙膏。”
 
秀叔嘴里叼着根没点燃的烟,趿拉着拖鞋从外面走进来,从零哥手里把我接过去,走到卫生间里拿过我的牙刷,对着牙膏却犯了难。他转头去看零哥:
 
“柚葵现在用的牙膏是这个草莓味的?”
 
零哥站在不远处点头:“别挤太多。”
 
反正我就站在原地精神放空,也没太关心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等到秀叔把牙杯接好了水,又把牙刷放到我手里,为了不把牙刷塞进鼻子里去,我才勉强调动了一些神智来刷牙漱口。
 
刷好牙之后,我就又梦游似的走出了卫生间,一头扑倒在床上,这回是真睡得死了。
 
>>
 
早饭依旧是秀叔做的。
 
虽然秀叔这个人做别的事情的时候,都好像是一副游刃有余举重若轻的模样,但是他做饭的时候总显得有点手忙脚乱。
 
……我当然不会嘲笑他啦,主要是零哥对秀叔的厨艺挑剔得有点刻薄,哈哈。
 
但是即便很挑剔,一只手臂受伤的零哥也只好爱莫能助地和我一起坐在餐桌这边,看着秀叔在流理台那边忙活。他偶尔还要提醒秀叔:“烤箱那边好了……啊,还是柚葵过去帮个忙吧。”
 
我笑着说好,跑到秀叔身边去,戴上手套把烤箱里的吐司取了出来,秀叔说了声“谢谢”,又问我想要用牛奶泡麦片还是酸奶。
 
我端着吐司走回到餐桌这边,把盘子在零哥手边放下,想了想:“要酸奶吧!”
 
零哥举起手说:“我要牛奶。”
 
于是秀叔那边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把早餐弄好,他才走到餐桌边拉开椅子,在零哥身边坐下了。零哥嘴里叼着吐司,对着新买的手机(之前那个已经在导致他受伤的爆炸中灰飞烟灭了)查看自己的日程,含混不清道:“赤井,你们小组其实可以今天下午就和我们组先碰个面。”
 
秀叔靠近了些看看零哥的手机,然后说:“不如今天我们一起送柚葵去学校,之后我们直接开车到警察厅去好了,我让卡迈尔他们直接到那边集合。”
 
零哥瞟了他一眼,笑道:“怎么,你要非法入侵警察厅吗?风见君可是看不顺眼你很久了,小心他拘捕你。”
 
秀叔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我这次有许可证的。”
 
他们俩也不知道是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忽然就又齐齐笑了。之后就是一些和案子有关的讨论,我随便听了几耳朵,只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个从美国潜逃到日本来的杀人犯,后面就没兴趣再听了。我挖了一口麦片,还没咽下去,忽然想起来:
 
“啊,差点就忘了,步美他们昨天说想要今天放学之后去查案子诶。”
 
正在忙着讨论案子的两个人停下了讲话,一起转过头来看着我。秀叔问:“是总跟着博士郊游的那几个小鬼?”
 
零哥对他笑道:“我忘记告诉你了,柚葵现在和他们经常在一起玩侦探游戏。”他又看看我,“嘴里有东西就不要说话啊,万一呛到了该怎么办。”
 
我赶忙把麦片咽下去,问:“那我今天能和步美他们多待一会吗?”
 
秀叔和零哥对视了一眼。零哥摸着下巴犯难:“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我觉得最好是你放学的时候我们这边有人去接你,但是……”
 
秀叔接过他的话:“但是一个小朋友正常的交友玩耍时间是不应该被剥夺的。”
 
“是啊……”零哥继续为难地摸摸下巴,又问我,“你们是要去哪里调查啊?”
 
“大概是要去五年级A班的鹤田同学家里吧。”我说,“也只是到他家里面去问一些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吧?……当然如果你们都觉得不妥当的话,我就告诉步美我不和他们一起——”
 
“我觉得可以去。”秀叔打断了我,对零哥道,“他们几个一直在一起的话,安全方面应该是无虞的。你也不能一直不让柚葵和别的孩子交朋友吧。”
 
其实零哥的表情还是有点不放心,但是他最终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嘱咐我到时候把鹤田同学家的地址发给他,等我们的“调查活动”结束,他们会有人来接我回家的。
 
然后零哥又开始琢磨:“不然赤井你还是把截拳道教给柚葵吧?这样子总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啊。”
 
秀叔瞥了我一眼,遗憾地摇摇头:“……这个可行性还没有你去给柚葵申请到一份持枪许可要高。”
 
……好啦我知道我自己运动神经超级不发达啦!秀叔你可不可以不要用这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啊!
 
TBC.

7

越是期末ddl多到爆炸,就越是有动力摸鱼……
没救了没救了。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包容(*°∀°)=3
有什么想法的话可以在评论区指出呀~鞠躬

评论(5)
热度(24)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