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etc.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感谢小红心小蓝手,相逢是缘,不用关注

[AKAM]草生堤堰(7)

6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这次不全是日常,但是逻辑废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有着一双黑亮大眼睛的小姑娘走下车,笑眯眯对着车里的人挥挥手,转身跑进了帝丹小学的校门,两条麻花辫跟着她的步子一上一下的飞舞,背上大大的书包也跟着一晃一晃的,是又乖巧又机灵的模样。

 

降谷零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道:“直到现在我也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就凭我们两个这么恶劣的性格,柚葵怎么会这么可爱的?”

 

已经目送了养女平安走进校园的赤井秀一调转了车头,分出点余光给身边的降谷,笑了笑,没有说话。对于降谷对自己“性格恶劣”的指控,赤井本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他得承认自己的情商就是会经常不在线,而且这说不定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同样性格糟糕的母亲;但是如果要说降谷性格恶劣,大概没有几个人会同意吧?

 

毕竟,不要说温暖开朗的安室透,就算是最靠近黑暗的波本这个身份,降谷零也可以把它经营得非常招人喜欢,就连出了名的难对付的贝尔摩德也会对波本另眼相看。更不要说零小组的一干下属对降谷可都是非常正面的评价了。

 

如果非要说的话,也只是在某些特殊场合吧……赤井想,他可是一点都不排斥降谷这些难得的“性格恶劣”的。

 

降谷零还在挺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家长在看自己孩子的时候就会比较偏心?不过连风见君都夸过柚葵可爱的,所以这大概也不是我的错觉吧?”

 

早上都是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帝丹小学附近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赤井也只能耐下性子再一次踩下刹车,说:“毕竟是零君带出来的孩子,和你像也是难免的。”他见降谷的目光正专注在车窗外,便悄悄抬手去拿烟盒,降谷却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用没有受伤的右手按住他刚碰到烟盒的手:

 

“我说,你就不能稍微少抽一点吗?”

 

赤井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表情看起来像是一只委屈的大型犬。

 

真少见啊。降谷在心里想,大名鼎鼎的FBI精英银弹,居然也会有这么撒娇的时候,要是让卡迈尔知道了,怕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但是他对于赤井这种程度的示弱是丝毫不为所动的:“别想了,至少抽烟的时候不要让我看见啊。”又说,“何况你前几天在美国的时候,也的确抽了很多了吧?一身的烟味。”

 

赤井悻悻收回了手,低声抱怨道:“简直是妈妈一样的零君……”

 

降谷一下子想起来远在英国的玛丽,骤然失笑:“所以,你这个人最擅长的事情难道就是和妈妈打架吗?”

 

好吧。不论是在海滩,还是摩天轮……

 

赤井有点无力地想,降谷指出的几乎是他无法反驳的事实。

 

十字路口的交通有好转的迹象,赤井于是放弃了要在两人的对话中占据口舌上风的念头,换了档踩下油门:“……还是一如既往地刻薄啊,零君。”

 

降谷慢悠悠地“哼”了一声,姿态随意地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嘴角噙着点小猫似的笑意,没再说话了。

 

>>

 

FBI正在追查的这个人叫做Albert Howard,是一个恋/童/癖连环杀手,根据FBI这边的数据,他至少已经性/侵并杀害了7个10岁左右的孩子。

 

降谷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接过赤井递过来的速溶咖啡,道了声谢,随后皱起眉头:“Albert Howard这个名字……没法让人不想到Albert Fish(美国历史上著名连环杀手)啊。”又问,“这么个家伙,你们怎么没在海关把他扣住,反而让他跑到日本来了?”

 

赤井耸耸肩膀:“还不是因为该死的程序审批。那时候正赶上DHS(国土安全部)和我们boss扯皮,等人跑了之后两边又开始互相推诿责任……我讨厌政治。”

 

降谷点点头表示对他这句话的赞同,这也是他更倾向于从事一线工作跑现场,而不是去坐办公室勾心斗角的原因。

 

他们此刻正在警察厅特意整理出来的一块办公室里,一同分析着Albert Howard的资料,企图能顺着蛛丝马迹找到这个杀人犯在日本的藏身之地。卡迈尔补充了不太乐观的消息:“Albert Howard的母亲是日裔,所以他本人会讲日语,非常熟悉日本的环境,而且还继承了一部分外祖父母在日本的遗产。如果他有心藏匿在日本,是不会露出太大的马脚的。”

 

“最糟糕的情况,其实是他持续在日本犯案。”朱蒂说,“他已经在美国杀了7个孩子了……这还仅仅是我们所能查到的,不排除有更多的受害人尚未被我们找到。”

 

风见裕也在一旁扶了扶眼镜:“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接到与Albert Howard所犯案件类似的报案,也许他并不打算在日本犯案,只是想逃避警察的追捕呢?”

 

……不,这不太可能。赤井和降谷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否定的答案。Albert Howard已经至少连续杀害了七个人,这个频率是在逐渐加快的,他的杀人模式恐怕不会改变。何况这个人对于日本文化本来就比较了解,环境变换所带来的不适感也会被削弱很多,这一切只会让他的犯罪行动变得更加容易。

 

也就是说,虽然这样讲很残忍,但是大概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接到与之相关的报案了。

 

降谷揉揉眉心:“鉴于这个Albert Howard有继承几处房产,所以我们现在的调查中心还是放在他房产所在的地方,看看这几地的县警有没有经手儿童失踪案……”

 

他的话音还没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了敲,零组的一个年轻探员抱着资料走了进来:

 

“降谷先生!刚刚接到警视厅搜查一课的消息,鹤田高广的失踪案被正式立案了,因为此案中的失踪者只有11岁,符合Albert Howard的目标,所以搜查一课把相关的资料传给了我们。”

 

>>

 

鹤田高广,11岁,就读于帝丹小学五年级A班,9月13日出门上学后并没有到达学校,之后就再没有人见过他。

 

由FBI和公安组成的临时调查组一时之间都沉默下来。按照Albert Howard的行事风格,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名叫鹤田的孩子已经失踪了整整24个小时,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长久的沉默是不被允许的,他们的职责要求他们迅速地展开行动。他们很快分好工,一组去鹤田家里询问,一组去调查鹤田上学路上的监控录像。

 

降谷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觉得心里好像一瞬间滑过了什么念头,但是只是一闪而过,他没能抓住。

 

他问赤井:“你觉不觉得鹤田高广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赤井正忙着交代卡迈尔相关事宜,勉强分出点心神给他,并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啊?”

 

降谷摇摇头:“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

 

TBC.

8

圣诞快乐!!!

评论(4)
热度(29)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