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etc.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感谢小红心小蓝手,相逢是缘,不用关注

[AKAM]草生堤堰(8)

7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这次不全是日常 全是瞎写的案子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联合调查组的搜查并不是很顺利。

 

鹤田高广上学的路线相对比较偏僻,监控所能观测到的地方并不多,在前几段摄像头中还能看到男孩的身影,等到再下一个摄像头时就找不到踪迹了,中间路段摄像头没有拍摄到的地方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可能也只有Albert Howard和鹤田高广才知道了。这个事实让大家的心凉了半截:Howard本人非常熟悉监控的分布,对于他的搜查只会更加艰难。

 

来自鹤田家的问话也毫无价值:鹤田高广非常听话懂事,从不逃学,更没有什么可能的仇人,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孩子。他失踪的那天早上,也只不过是照例出门上学而已。被反复问话的鹤田妈妈已经几近崩溃,降谷零只好又给她倒了些水,停止了无意义的询问。

 

赤井秀一靠在玻璃窗旁边翻看着资料,又点燃了一支烟,这一次降谷没有管他。倒是赤井在看见降谷靠近的时候主动掐灭了烟头:“鹤田家那边没能问出什么来?”

 

降谷按着眉心叹了一口气:“我再问下去,鹤田太太大概就要进医院了。”他顺势倚在了赤井身边的窗台上,拿红笔在资料里鹤田高广的名字上画了一个重重的圈:“明明是这么普通的孩子……这个Howard挑选目标的准则究竟是什么?难道仅仅是10岁上下吗?他又是怎么接近这些孩子的?”

 

赤井说:“我们的受害者分析做得还不够。”

 

“……是。”降谷直起身子,走到办公室的白板前面,提起马克笔写下了前七个受害人的名字,“虽然Howard现在人在日本,但是我们有理由断定他的作案习惯不会轻易改变。所以前七个人身上一定还有共性是我们没有发现的。”

 

他把七个孩子的遇害时间和遇害地点一一写在他们的名字旁边,后退了几步抱着臂看着白板,纷乱的思绪却还是欠缺一个能把所有线索都联系起来的线头。降谷抓抓头发:“有的是上下学的路上被带走,有的是做课外活动的时候……和时间无关。”他上前把“时间”这个要素划掉,又退回赤井身边。

 

这个时候,赤井身上的烟味倒是意外地能让他冷静地思考。

 

降谷蓦地想起还在组织里的时候。

 

往常都是他去现场搜集情报或者将目标引到合适的位置,而赤井,不,那个时候还是莱伊,莱伊往往藏身在高大的建筑里,觑准时机就是一击致命的一枪。少有的几次不需要波本亲自去现场的时候,他曾经近距离看过莱伊进行狙击的全程。

 

那个时候的波本也如现在的降谷一般讨厌着莱伊身上的烟味,但那时的莱伊可不会像现在的赤井一样迁就他,即便是在等候目标进入狙击范围的时候,莱伊手里的烟也没有停过。

 

但是莱伊的手非常稳。

 

波本在一旁,看着莱伊沉默着填上弹药,掐灭烟,瞄准,扣下扳机。巨大的后坐力只是让莱伊轻轻皱起眉头,硝烟味和烟味一起飘荡过来。莱伊会在这时候睇过来一眼,波本就等着他收拾好枪袋,再与他一起离开。其实他们那时候已经有过更加亲密的关系,也曾不分场合地做/爱,床上、车里、浴室,到处都有他们仿佛搏斗一般的性/爱的痕迹。但是一旦脱离开这些场合,他们就又变回了相看两生厌的波本和莱伊,没有温存,大部分时候沉默,偶尔针锋相对。

 

降谷零把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出来。眼下不是个适合走神的好时候,他平复下心绪,抬起眼睛继续盯着白板,希冀着能从这里面看出点线索来。

 

与人种无关,与性别无关,和年龄有关……硬要说共性的话,那么这个案子里所有受害的孩子,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懂事听话,大人教导的事情一定会照做,比如……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讲话。

 

鹤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在降谷的耳边隐隐约约地响起来:“高广很听话的,我从小就教育他不要跟陌生人走,他不会不听的……”

 

想要强行带走一个半大孩子,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除非……

 

“这些孩子是自愿跟着Howard走的。”一直在沉思的赤井秀一开口道。

 

这个想法与降谷的不谋而合。降谷用手指敲敲面前的白板:“那么,什么样的借口,能让一个知道‘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讲话’的孩子顺从地跟着凶手离开?”

 

他们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答案。

 

赤井说:“比如,你现在正在上学的路上,”他走近降谷,“一个看起来老迈又沧桑的老人家靠近你,说:我开车带着我的狗来兜风,但是现在我找不到它了,你有没有见过它?”他的声音带着点刻意的焦虑。

 

降谷自觉扮演起受害人的角色:“您的狗是什么样子的呢?”

 

赤井说:“我的车里有它的照片,车就停在不远处,我去取……”

 

降谷叹了口气:“这种情况下,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孩子一定会说,‘只有几步路,我跟着您去车里看就好了’。”

 

后面会发生什么,两个人都非常清楚。弱小的孩子一旦进到了犯人的车里,就只能任人宰割——而悲剧之所以会发生,竟然是源自孩童纯真的善意。降谷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到了小学快要放学的时间了:

 

“不知道Howard还会不会继续作案,但是让风见君他们在鹤田上学这条路上布控果然还是有必要的……有些杀人犯会倾向于回到凶案发生的现场回顾当时作案的手段,对吧?”

 

赤井看了看他:“其实也是为了嘲讽警方的无能:我就在你们的眼皮底下,可是你们依然抓不住我。”

 

“我知道。”降谷整理了一下自己,拿出配枪和备用弹夹插进后腰的皮套里,语带讥诮道,“何况这次还有你们FBI插手,能不能把事情搞定就真是更难说了。”

 

赤井早就学会了不去接这种话,以防两人之间本来的语言冲突升级到肢体冲突的层面去。他只是说:“Howard的化妆技巧很高明,就算他今晚真的会出现在鹤田原本上学的路上,可是只要他不犯案,我们就依然很难揪出他。”

 

降谷套上外套,与赤井并肩抬步走向了办公室的外面:“但是我们不能让他再伤害哪怕一个孩子了——赤井,”他忽然顿了一下,猛然间想起来了之前一直没能抓住的那一点思绪,“你记不记得,之前我问过你,有没有觉得鹤田高广这个名字很耳熟?”

 

>>

 

差一点一句“不觉得”就要冲口而出,赤井把降谷的话又想了几遍,面色不变,语气带上了点不易察觉的焦躁:“柚葵今天早上说……”

 

——啊,差点就忘了,步美他们昨天说想要今天放学之后去查案子诶。

 

——大概是要去五年级A班的鹤田同学家里吧。

 

降谷皱起眉头:“我原本以为他们这个少年侦探团也就是查查什么丢猫事件什么的……我这就给柚葵打电话,让他们不要查这个案子,这太危险了。”说话间他与赤井已经钻进了停在办公楼楼下的车里,赤井帮着左手受伤的他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降谷把电话拨了出去,电话响了好几声,对面才接通,小姑娘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

 

“零哥?”

 

降谷心里提着的这口气一下子松了下来。顾不上说别的,他忙捡重点说:“听我讲,柚葵,你们要查的鹤田高广的案子后面可能是个连环杀人案,很危险,嫌疑人很可能还在鹤田上学的路上徘徊,你和你那几个朋友最好赶快回家——你们在一起吧?”

 

电话那端的柚葵显然是被他这一大串话弄懵了,愣了愣才说:“元太君说肚饿,光彦君就陪他去买鳗鱼饭了,现在只有我和步美在一起,正要帮一个老爷爷找他的猫……”

 

降谷零心里咯噔一声。

 

完了。

 

TBC.

9

案件纯瞎写没逻辑

因为受CM的影响,大概风格会很类似(但是并没有CM的脑洞,暴风哭泣)

实在是剧情苦手 以后还是回归日常吧

【然后悄咪咪问一下 大家是比较喜欢拿小姑娘的第一人称写 还是就这么第三人称写 还是交叉着来啊】

评论(6)
热度(27)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