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etc.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感谢小红心小蓝手,相逢是缘,不用关注

[AKAM]草生堤堰(10)

9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日常,没驾照,所以没有车[哭泣]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稍微修整过之后,我还是在秀叔和零哥的陪同下到医院做了一些基础的身体检查,之后又直接在医院里做了个简单的笔录。

 

我实在是吓坏了,做笔录的时候整个人也还没缓过来,一想起当时那一声枪响和一地的血,就忍不住连手指都在哆嗦。被连续几次询问现场情况之后我想我的脸色应该是越来越差了,因为零哥温和却坚决地制止了他的同事的追问:

 

“当时现场那么多人,就不要再为难她了。我们柚葵还只是个孩子呀。”

 

同事忙讪讪地道歉:“实在是对不起,因为她看起来很冷静,所以我以为可以多问几句……”

 

零哥没打算揪着这个事情不放,只是摇摇头示意没关系。秀叔走上前把我抱了起来,说;“我们走吧。”

 

零哥与秀叔并肩走出了临时被征用来做笔录的办公室,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发:“好了没事了,糟糕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这就回家。”

 

我没说话,抬手揽住秀叔的脖子,把头埋在了他的肩膀处,不想让他们看见我又哭了。

 

……真是的。

 

我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但还总是哭哭啼啼的,真的是太没用了。

 

>>

 

这么一番折腾,等到回到家的时候,已经非常晚了。

 

零哥把玄关处电灯的开关打开,换了鞋子就绕到厨房那边,打开冰箱看看晚饭到底能做点什么。他手臂的伤没有好,显然今天的晚饭也不该由他来做,所以他回身看一看秀叔,显然是为秀叔不太高明的厨艺叹了口气:

 

“可以预见,今晚大概是个糟糕的夜晚。”

 

秀叔把我放在地上,我换好拖鞋抬起头,就见秀叔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对零哥的嫌弃显然已经习以为常:“那干脆叫外送好了。柚葵想吃什么?”

 

说实话,我现在没什么胃口。那个Howard死掉的场景还在我眼前反复出现,我现在想到吃饭会有一点控制不住的生理性恶心。

 

我有点为难地看了看他们两个:“我今天能不吃晚饭了吗?”

 

零哥和秀叔对视了一眼,零哥给我捋了捋头发:“不吃就不吃吧。喝点水,然后去洗个澡,好不好?”

 

我现在满头满脸的灰,说不定身上还沾着Howard的血,形象一定很糟糕。我于是点点头,走回自己房间去拿换洗的衣服,刚走进浴室的时候,我听见零哥在客厅里打电话:

 

“小林老师吗?我是藤野柚葵的家长,孩子有点发烧,明天大概没办法去学校了……”

 

啊,零哥帮我请了假,那明天我就可以待在家里了。

 

我又探出浴室门看了眼客厅那边,零哥用肩膀夹着电话站在沙发前,没受伤的那只手正费力地把身边的秀叔给推远了些。

 

……诶?

 

八卦的欲望一下子烧了起来,我小心翼翼地往出挪了挪,这回倒是看清楚了:秀叔一只手环住了零哥的腰,另一只手不安分地从零哥的衬衫下摆探了进去,偏偏秀叔做这种动作的时候表情也依然很沉静,好像他并没有在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一样。

 

我“砰”的关上了浴室门。

 

我才不要继续看了。我还是个孩子,哼。

 

>>

 

浴室里开始传来柚葵洗澡的声音。降谷零挂了电话,将手机随便扔到了沙发上,带着点嫌弃地把自己衣服里赤井秀一的手扯了出来:“你要发情?就不能等我把电话打完?”

 

赤井微微低下头看着他,用嘴唇去碰降谷的眉心,声音低沉:“开车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想了,柚葵今天被吓到,晚上你肯定要陪着她的对吧?”

 

降谷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赤井这里。年轻的公安把目光移向厨房冰箱,有点心不在焉地回应FBI:“对……毕竟一个人死在她面前,会害怕很正常啊。”降谷转回身看看赤井:“我记得家里还有点苹果和草莓?”

 

赤井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

 

降谷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把苹果削皮,草莓去蒂,然后切块,拌上酸奶和蜂蜜,你可以的对吧?”他看一眼墙上挂着的钟表,“再过一会等柚葵洗过澡出来,让她多少吃点东西再睡……”

 

降谷后面的话被赤井一个略带不满的吻给堵了回去。这或许都称不上是一个吻,赤井用舌头撬开降谷的牙关,一番纠缠之后,不轻不重地在他的唇上咬了下:

 

“零君,”赤井放开因为对这个吻毫无准备而有些喘息的降谷,声音微微发哑,“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

 

降谷实打实地怔了怔,这才终于把思绪从生活琐事中抽离出来,仔细想了想赤井这个问题。的确,赤井到美国待了有五天,紧接着自己就受伤了,然后就是柚葵被劫持……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在这其中疲于奔命,对于性的需求自然而然就被排到了很后面。

 

但是赤井显然不是这么安排的。

 

男人不死心地又一次抬手揽住降谷的腰,轻车熟路地去摸他后腰的凹陷处,他把头低下去凑近降谷,轻轻含住他的耳垂,嘴里含混道:“多少也关心一下我啊。”

 

他们对于彼此的身体都太熟悉,赤井碰触的这几个地方都是降谷身上最敏感的部位,降谷立刻就低声吸了口气,差点半边身子都跟着软下去。赤井扶住他,语气还有点委屈似的:“你看,明明零君自己也很想要的。”

 

降谷看了看他。真稀奇,他在心里面想,当初还在组织里的时候,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断定莱伊这个人是个性冷淡的?他们那时候即便是上床,莱伊的表情也总是淡漠的,从来都沾不上情/欲,好像做/爱于他也不过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任务罢了。但是现在,这个男人用很深情的目光看着自己——几乎称得上是火热,毫不掩饰他对于自己身体的渴望。

 

……一个黏黏糊糊的赤井。

 

这一段没开车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撸否发不出来……戳我戳我

TBC.

很ooc了……

对不起原作角色[跪地不起]

评论(20)
热度(38)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