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黑花]关于情人节的片段

*一个没头没尾的非常短小的日常

*就是几个小片段

*ooc致歉

*情人节快乐

 

—————————————————————————

解雨臣是被一阵车笛声惊醒的。

 

 

 

他睁开眼睛,正好看见黑瞎子有点气急地拍了下车喇叭,飞快地踩下刹车避开了前面一辆猛然变道的私家车。快过年了,北京城的人非常迅速地减少了大半,道路也空旷起来,眼下大概是一年中难得能在北京把车开起来的时候。前面私家车的车主可能也是因为路况太好,心态有点飘,要不是黑瞎子反应及时,两辆车肯定要一前一后来个亲密接触。

 

黑瞎子小声地骂了句什么,抬头正好从后视镜里撞上解雨臣笑吟吟的目光,他顿了顿:“吵到你了?还没到呢,你接着睡吧。”

 

今年的情人节和春节挨得很近,解雨臣很有人性地给公司上下提前就放了假,昨天下班的时候还顺便收获了来自秘书处的小姑娘们的媚眼和巧克力若干。媚眼让解董自己收下了,巧克力则有部分进了黑瞎子的肚子。今天是情人节,不过解雨臣和黑瞎子都觉得不太需要庆祝,没别的,就是单纯有点嫌麻烦,这一年两人过得都挺累,现在就想图个清静。解雨臣今天是来和黑瞎子一起出来采买年货的,两个人已经决定年三十宅在家里闭门不出了,因此需要提前把过年的东西都备好。

 

车里的空调吹着暖融融的风,解雨臣有点惬意地眯起眼睛,把座椅靠背调直了一点。他刚刚在车上打了个小盹,这会还没能彻底清醒,听见黑瞎子说话就乖巧地点点头,也不睡了,抬手去调车载的收音机:

 

“听评书吗?”他问。

 

 

 

于是两人听了一路的评书。等黑瞎子把车在沃尔玛的停车场停下了,两个人走下车,解雨臣感觉自己一张嘴就是一股单田芳味儿:

 

“我想起来一样我没写在备忘录上的,”他低下头翻了翻写在手机里的购物清单,“咱们还没买对联呢。”解雨臣把手机收回口袋里,小小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超市里有没有卖的。”

 

“你之前不还说你收了好几份银行送的对联吗。”黑瞎子从车头那边绕过来,抬手揽住解雨臣的肩膀,“你这大VIP客户,交行建行送这些对联,把你那几个窝门口都贴上也足够了。”

 

地下停车场没什么人,解雨臣干脆放任黑瞎子这么揽着自己往前走,嘴里说:“银行送来的都挺俗气的,我那几个地方糊弄糊弄贴上也就算了,你那个院子我想自己挑两幅好点寓意的。”

 

黑瞎子一乐:“那这么着呗。咱俩一会去买点写春联的红纸,回家我给你写得了,你说啥我写啥,保证都是好寓意的。”

 

黑瞎子写字其实很好看。道上大部分人都觉得黑瞎子是个不学无术的混子,可实际上他小时候的精英教育不是白接受的,写软笔的时候尤其有股桀骜不驯的风骨,只是一般人很少见到罢了。

 

解雨臣就笑:“你认真的?”

 

“我骗你干嘛。”黑瞎子拍拍他柔软的发顶,又顺手揉了一把,“人家都成天说撸狗撸猫的,我发现撸花的手感才是真好唉。”

 

解雨臣呵呵一声:“老不正经。”

 

 

 

超市今天放的歌单在过年的喜庆氛围和情人节的浪漫气息里随机切换,一会是《恭喜发财》,一会是《JUST THE WAY YOU ARE》,说实话,有点影响气氛。

 

有解雨臣的购物清单在,他和黑瞎子很快就挑好了要买的东西,购物车里乱七八糟地堆满了为年夜饭准备的素材,一沓用来写春联的红纸躺在面粉和肉馅的上面,红艳艳的很是有股喜气。

 

收银台前还是排着长队,黑瞎子把购物车推到队伍后面开始排队,解雨臣无所事事地靠在他身边,开始玩手机。队伍慢慢地往前移动,解雨臣打游戏的间隙一抬头,正好看见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放着木糖醇,顺手拎了一罐扔进黑瞎子的购物车里,余光里看见黑瞎子的动作,忽然一怔。

 

黑瞎子推了把墨镜,正面不改色地从身旁的货架上拿了盒杜蕾斯,见解雨臣正看着自己,便很好心情地朝他呲出一口大白牙:

 

“ Frohen Valentinstag(情人节快乐),嗯?”

 

解雨臣不由失笑:“……嗯。”

 

FIN.

 

没了。

妈呀可算赶上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今天晚上发不出来了呢。

德语是百度的,要是不对请指出。

撸花这句是双关!!!

 

评论(1)
热度(18)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