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2)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御魂可以实体化,是式神的守护者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寮里来了新的家人,叫妖狐。
  妖狐还太小,软软的一团,整天窝在女性式神的怀里睡觉。他实在太可爱了,姑娘们都抢着去抱。
  ……我也不例外。
  作为第一个抱到小妖狐的式神,大天狗大人这两天显得心事重重。
  萤草以我寮老大的身份秉着人道主义关怀的理念前去问候。
  然后她告诉我,大天狗在追求大义的路上遇见了一点小挫折。
  众所周知,作为高级别的大妖怪,大天狗严于律己,执着于追求“大义”。他把那叫作他的使命。
  ……大天狗大人境界太高了我不是很懂。
  可是什么才是“大义”呢?
  谁也不知道。
  萤草说,大天狗那一日感受到指引,如果他画下符咒,召唤来的新式神会对于他在追求大义上有所帮助。
  可能是召唤来的这个奶娃娃让他前所未有地困惑了吧。
  需要保护的,脆弱的,美的――这些标签牢牢钉在小小的妖狐身上,大天狗没法把这个孩子与他心中的“大义”联系起来。
  ……究竟什么才是“大义”呢?
  
                                  ――《神乐日记》
  
  
  大概是雏鸟情节作祟,小妖狐很喜欢大天狗。
  姑获鸟抱着他的时候小狐狸半睡半醒间总要吭叽几声,偶尔被梦魇住还要哭。但是一旦是睡在大天狗的怀里,小妖狐抬眼看看紧抿着唇没什么笑模样的男子,也不怕这个传说中很厉害的大妖怪,朝他笑一笑,蹭蹭他的胸膛,便能睡得香甜。
  留下小心翼翼抱着他的大天狗大人在夜风中迷茫。
  大天狗此前还从来没有带过小孩子,也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但是他坚定地认为,这个自己亲手召唤出来的孩子是该由自己照顾的。更何况天意的指引也说明了,这孩子是与自己所追求的大义有关的……虽然他还看不出有什么关联。
  全寮上下忧心忡忡地对于大天狗大人带孩子的能力提出质疑。
  谁带大的孩子谁知道,姑获鸟第一个表示不信任:“你知道该在什么时间哄他睡觉、喂他吃达摩?你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给他添衣服减衣服?你知道该怎么陪他玩?”
  “吾……”大天狗语塞。
  
  关键时刻,是大天狗身边的御魂解了围。
  御魂是每个式神身边都会有的守护神,就像阴阳师身边的御灵,能为式神提供战斗的辅助力量。
  大天狗的御魂是针女。
  似火般妖艳的女子自大天狗身上缓缓现出身影,唇角微勾,媚眼横斜:“大天狗大人的确是不会带孩子,不过这等事情也不必麻烦大人……还请姑姑教我便好。”
  
  大天狗的御魂针女与她孤高的主人性情相似,虽是有着美艳外皮,却也是一副冷漠模样。
  可是现在,这位冷冰冰的御魂姑娘开始帮大天狗大人带孩子了。
  针女在姑获鸟的指导下,每日按时给小妖狐喂达摩,给他漂亮的娃娃玩具陪他玩耍,午休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哼着摇篮曲哄他入睡。
  一众式神坦言,从没见过那么温柔的针女。
  小妖狐也的确和针女很亲近。他管针女叫“美丽的小姐姐”:“小生最喜欢美丽的小姐姐啦。”
  针女拍拍他的头,不为所动:“今天我们来继续讲鬼王的故事……”
  “小生不想听那个酒鬼大叔的故事。”小妖狐的尾巴一下一下地勾回来,轻轻摇晃着,“小生想听大天狗大人的故事。”
  针女放下手边的书卷:“这……”
  小妖狐朝她眨眨眼睛:“针女姐姐,小生昨天在梦里,听到有人告诉我一件事情。小生猜想,这大概是神明的指引吧?”
  针女眉眼微扬:“那么,你听到了什么呢?”
  小妖狐看看不远处盘膝坐于樱花树下,正轻抚玉笛的大天狗,努力爬到针女身边,在她耳旁奶声奶气道:
  “梦境指引小生说,大天狗大人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哦。”
――tbc――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