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狗崽】面具与扇子与爱(4)

·前文戳主页,不会搞链接
·私设如山
·ooc有很多
·主狗崽,其他cp不打tag
·大概会坑
·又名《神乐日记》
·一切错误都是我的

  我觉得这两天,妖狐和大天狗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同寻常。
  小妖狐变得孤孤单单的。他伶仃地坐在樱花树下发呆,拒绝与寮里的小姐姐们谈天说笑,清澈的瞳仁里盛满了超越年龄的难过与无助。
  难道他和大天狗吵架了?
  晴明对这个寮里最小的式神操碎了心,拿着黑达摩零食去哄妖狐:“崽崽啊,你告诉我,你怎么啦?大天狗骂你了?”
  妖狐面无表情地拂去肩膀上的落花,没有说话。
  “那也不能不吃饭吧?”晴明说,“乖崽,先把达摩吃了,我们崽崽是要成为厉害的式神的,可不能不吃饭哦。”
  我听见妖狐小声说:“我不想成为厉害的式神……做厉害的式神有什么用呢?”
  “嗯……因为可以保护很多人啊。”晴明想了想,决定拿大天狗给他举例子,“像大天狗那样厉害,就很能给大家安全感呀。”
  晴明一句话戳在妖狐心口上。
  小狐狸扁着嘴,听到“大天狗”这三个字,眼泪啪嗒啪嗒就掉下来了。
  全寮都惊动了,一群姑娘对晴明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并争相表达对小妖狐的安慰之情。
  我把小妖狐抱在怀里给他擦眼泪,却发现那双泪水盈盈的眼里伤心之意并无许多。
  他的视线是灵动而狡黠的。
  他在哭给别人看。
    
                                  ――《神乐日记》
  
  
  大天狗的房间里。
  针女托腮叹气:“大人,崽崽在外面哭。”
  “……吾知道。”
  “您……”不去看看吗?针女揪心地听着妖狐的哭声断断续续传进房间里来,坐立不安,“……我出去看看崽崽。”
  她神色故作沉稳,但脚下步伐仍是越来越快,待冲到妖狐面前时已是迅疾如一阵风一般:“崽崽,你……别哭了。”
  小妖狐从神乐怀里探出头来,定睛看时发现只有针女一人来了,细长的美目微微眯起,瞬间收了泪。
  他跳到地上,仰头看着针女:“大天狗大人……便是这般不愿见到小生?”
  针女说不出话来。
  妖狐屈指敲一敲折扇,自嘲地笑了:“是呀,大人心中除了大义,还能装的下什么呢。”
  “都是小生太自作多情了。”
  
  神乐旁敲侧击问过针女几次妖狐与大天狗的矛盾是怎么回事,待知道起因后也觉得有些无奈。
  本来大天狗大人因为妖狐举止轻佻而斥责了他,可是期间妖狐却意外发现大天狗心中唯一在乎的事情只有“大义”。
  小妖狐虽然爱玩爱闹却也敏感,他打从睁眼那一刻便看到大天狗,心里将那俊美的大妖怪放在了极重要的地位上。小狐狸哪里知道冷心冷性的大妖怪当真心中无情,试探几次也未得到自己期望的回应,心便凉了。
  妖狐搬到了姑获鸟那里。
  
  他依旧嘴甜,乖巧伶俐又懂事,整天口里“姐姐”“姐姐”的唤,却再也不往大天狗的房间里去。
  偶尔大天狗在樱花树下吹笛,小妖狐会远远望上一眼,甩一甩蓬松的大尾巴,沉默着回房。
  
  寮里的日子依旧平平淡淡地过着。
  
  这一天本也平淡。
  月上柳梢,寮里正在用晚饭。晴明大概扫一扫餐桌两旁,看看人似乎齐了,便张罗着开饭。
  当然也有人是不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比如大天狗。但是今晚,他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对晴明道:“妖狐还未回来。”
  晴明看看餐桌,发现的确缺了那个毛茸茸的团子,于是点头:“是哦。”
  妖狐懂事,没有这么晚还不回来的时候。
  晴明有些奇怪:“他今天是去哪里玩了?怎么还不回来?”
  大天狗展开自己如墨般漆黑的双翼,冷淡开口:“他恐怕是出事了。”
  下一瞬,大妖怪的身影便融在了深蓝的天幕里:
  “吾去找他。”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