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呀么兰大妞

[AKAM]草生堤堰(9)

8

*组织覆灭设定

*赤安领养女儿设定

*这次案子解决啦

*ooc预警

*年更懒癌患者

----

降谷零握着手机缓缓吐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进入最冷静的状态,转过头看着赤井:

 

“柚葵和另一个孩子可能是遇上Howard了。”

 

打从看见降谷变了脸色,赤井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用英语低声骂了句什么,单手扶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摸出手机,拨通了朱蒂的号码:

 

“喂朱蒂。柚葵手机上有定位装置,我需要你们现在马上确认她的精确位置。……我和降谷怀疑她碰上了Howard。……要快。”

 

降谷隔着电话都听见赤井那边传来朱蒂被电波稀释过的惊呼声。他没工夫理会赤井那边的调度,而是忙着同柚葵讲话:

 

“柚葵,我要问你一点事情,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这个拜托你们找猫的‘老爷爷’,是说他的车里有猫的相片吗?”

 

“……是,”电话那端的柚葵尚且弄不明白他究竟在问些什么,“怎么了零哥……”

 

降谷打断她:“他是说他的车停放的位置离这里不远吗?”

 

“是,因为就几……”柚葵的话再一次被降谷打断了:

 

“你现在是在鹤田高广上学经过的那条小路上吗?”降谷又一次深深地吐了口气,打开了电话的免提,好让赤井也听见柚葵的回答。

 

“是……因为我们要去他家……”

 

降谷的语速飞快,语调却平稳:“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可能会有点吓人,但是是柚葵的话,一定可以做到保持冷静的对吧?”

 

“嗯……”柚葵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了,她用力吸了吸鼻子,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惊慌。

 

“好孩子。”降谷道,“零哥有点担心你身边那位爷爷就是我们正在追捕的连环杀手,我们推测他通过丢猫丢狗一类的借口诱骗小孩子到他的车里去,之后进行加害。不管你身边的人到底是不是凶手,我现在都需要你务必保持通话畅通,不要帮他找什么猫,带着你的同学先离开他,听懂了吗?”

 

电话里是女孩急促的呼吸声。她说:“我听懂了。”

 

赤井把斯巴鲁开得横冲直撞,不知道已经吃了多少张罚单。他一直目不斜视,但是在听到降谷电话里传来养女控制不住的紧张喘息,他还是出言安慰道:“冷静,放松,深呼吸,不要让别人看出异样来。FBI和公安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你不会有事的。”

 

降谷说:“你现在就马上找借口离开这个人。你们不是还有朋友在买饭吗?就说你们还有朋友在附近,你们去叫他们来一起帮忙。”他沉声道,“离开他,往人多的地方跑,我们已经追踪到了你的定位,一会就会有我们的人找到你们的,你别慌。”

 

“……好,我知道了——”

 

通讯忽然就断了。

 

“柚葵?柚葵!”降谷连着喊了好几声,电话那边都再没有了应答。他怔了一会,从喉咙里挤出一句“くそっ”,还没来得及再骂一句什么,通讯器里就传来了风见裕也带来的坏消息:

 

“降谷先生!Howard劫持了柚葵小姐!”

 

>>

 

等到赤井把车开到米花町的时候,17街区已经是一片混乱。

 

早已不年轻的Howard身体里似乎有着可怕的力量,他脸色已经因为高度紧张和兴奋而涨得通红,一手持枪,一手紧紧地扣着女孩子的脖颈,和仅仅几米之隔的公安与FBI人员无声地对峙着。已经有谈判人员在试图与他交涉,但是Howard一直不作回应,眼里是狰狞又癫狂的光芒。

 

降谷早已在车里就戴好了联络器,他打开车门冲到现场,看一眼两边僵持着的景象,顾不上心疼,知道当务之急是要问风见:“……怎么搞的?”

 

风见端着枪对着Howard,不敢分出余光给降谷,嘴里说:“我们刚赶到现场的时候,Howard发现了柚葵小姐的电话有蹊跷,他夺过了电话,柚葵小姐意识到不好,就把她的同学推开了……然后她自己就……”

 

就被这个混蛋劫持了。

 

降谷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这里面怪不到风见他们到得晚,更不能怪柚葵这个时候的舍己为人,但是心还是忍不住揪起来。风见又说:“现在这位谈判代表是临时调来的,这么些时间里一点进展也没有。专家还没到,我们这里面现在谈判能力最高的是降谷先生您,您看……”

 

降谷没有说话。难道要让他走到前面去,看着Howard拿捏着柚葵的生死,还保持住镇静与这个凶手交涉?

 

降谷很确定自己做不到。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几拳把Howard揍倒在地,然后再在这个混蛋的脸上踩上几脚。

 

但是这是不行的,他必须得做点什么。长时间的高度戒备会诱发人更多不理性的行为,不论是对于Howard而言,还是对FBI和公安的人,都有可能在这期间不小心让自己的枪走火。Howard死不足惜,可是万一误伤了柚葵……

 

他赌不起这个万一。

 

降谷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把配枪放回腰间,越过FBI和公安的包围圈,走到Howard的面前去。他举起手示意自己没什么威胁,在Howard看向他的时候,甚至露出个平和的笑来:“Howard先生,你好。”

 

Howard只是稍微偏了偏视线,对他的到来无动于衷,手里的枪依然指着柚葵。亡命之徒的声音嘶哑:“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

 

柚葵几乎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她狼狈地咳嗽了几声,在巨大的惊慌之下嘴唇都在控制不住地颤抖。降谷几乎不敢去看她,小姑娘含泪的眼睛像是刀子一样剜着他的心,让他连维持最基本的冷静都变得异常艰难。

 

他迎着Howard目光看过去,表情真诚:“我们为什么不好好谈一谈呢?”他的声音平静又沉稳:“带着这个孩子逃亡显然是不现实的,这种年纪的小鬼最会坏事了,你把这孩子放了,我们会放你离开的。”

 

Howard发出阴森的笑声:“我还不知道你们?我放了她,你们还可能让我走?”他挟持着柚葵,开始向他自己停在不远处的车子的方向移动。“谁都别跟来!”他说,“不然这小鬼的命,你们就别想要了!”

 

降谷抿了抿嘴,刚要继续开口,耳边的联络器频道里突然传来了赤井的声音。

 

“听得到吧?降谷君。”他说,“我已经架好枪了,请你持续同Howard讲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一到17街区,降谷和赤井就分开行动了。作为公安的降谷直接去了现场,赤井却是背着枪袋进入了附近的高建筑,准备在情况走到最糟糕的局面时实施狙击。降谷敲了敲联络器示意收到,挥挥手让公安和FBI的人员都向后撤退了几米。

 

“Howard先生,”他说,“很抱歉我们的谈判专家还没到,不然您还可以看看能不能在他的建议下改变现在的决定。我刚刚收到了上面的指令,”他信口开河,“我那刚愎自用的领导为了减少伤亡,命令我们此刻就放您离开——”

 

降谷看见Howard紧绷的神情明显地懈怠了一下。他在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遍之前看过的Howard的资料:孤儿院长大,曾经被迫在孤儿院的老师面前袒露下/体,成年后对女性有着性行为障碍……

 

降谷迅速理清自己的思路,语速飞快地继续道:“因为他觉得像Howard先生您这样只能拿孩子下手,对着成熟女性无法勃/起,自以为自己无比强壮的露/阴/癖其实毫无威胁——”

 

“SHUT UP!!!”

 

Howard明显是被降谷戳到了痛处,他崩溃地大吼一声,手中原本指向柚葵的枪猛地对准了降谷:“You son of a bitch!”

 

砰。

 

一声枪响。

 

>>

 

Howard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血洞。他还维持着狰狞的表情,手上的力气却全都消失了,整个人缓慢地仰倒在了地上。

 

降谷扑上去把差点跟着摔倒在地的柚葵扶住,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你没事吧?”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迟缓地摇了摇头,这才终于回过神了似的,一把搂住降谷,嘴巴一瘪就开始嚎啕大哭。

 

>>

 

公安和FBI开始清理现场,降谷牵着柚葵走到赤井那辆停在街口的斯巴鲁前面,看看倚着车门抽烟的男人,嘴里说:“嚯。”

 

赤井掐灭了烟,微微垂下眼睛看看这一大一小,拍拍泪眼婆娑的小姑娘,笑了笑。

 

“回家吧。”

 

他说。

 

TBC.

10

案件解决了真是感动到痛哭流涕(以后再也不写这种剧情了 作为一个没有脑子的人 这真是太苦手了

之后就可以回归日常了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30)

吃楼诚及衍生/黑花/瓶邪/赤安/快新/鼠猫/颜良/喻黄/福华/moreid...
挺杂食的,可拆也可逆...
每天蹲在坑底跪着求太太们更新。

© 兰呀么兰大妞 | Powered by LOFTER